盛其之远

Don't look at yo mind.Keep yo eyes on me.

德伊】青蛙公主

当苹果派的香味都散完了,凉透了,它便没有人要吃了。贝尔法斯特的成果被弃置在桌角。

德意志抛弃了那个派,开始剥橘子。这是一种只在秋日才会饱满甜美到令人吃至口鼻生疮的水果,伊丽莎白说。垃圾桶里开始堆起了德意志剥下的橘皮,它们聚在一起,就开始发出一种腐烂的甜香。她皱着鼻子想要躲开德意志和她的橘皮王国,德意志笑嘻嘻地扼住了她的下巴,把一小块橘肉塞进了她的嘴里。伊丽莎白露出欢笑的甜蜜脸孔,她发觉这真的很甜。

她看着德意志扫开桌子上的羊皮纸,把羽毛笔随便地扔进笔筒里,墨水沾在她的黑魔法防御术论文上,溅起三两个很大的墨点。伊丽莎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生气,她很庆幸自己今天穿了黑色的校服袍子,这让她显得瘦弱又苍白,但很好地保护了她的丝质洋装。

“你答应我说你只是来补作业,没说会把我的作业弄脏。”她推搡着德意志的肩膀把她赶下椅子。德意志意外地很好脾气地卷起自己的课本就离开了她的书桌。她的袍脚扫到了墨水瓶子,玻璃碎片摊在地板上,可怜兮兮。德意志说不是有意,但是她的眼神饱含着一种挑衅的神气,伊丽莎白咽下一口熊熊的怒火,用魔杖点了点墨水瓶,说了一句恢复如初。

德意志抱着伊丽莎白的羊绒毯,舒适地将自己安放在床上。她背着伊丽莎白唠唠叨叨地讲话,如同夜色一样的黑发倾洒在床上,毛躁而杂乱,就像德意志这个人。她说我没想到你不如我一开始想象中的那么讨厌,伊莎,伊莎,伊莎。她发“s”的音时模糊而沙哑。但是后来全是尖利又甜美的女音,但有时又沉缓下来,她说——伊莎。你看起来挺蠢,但我知道你不是那么的蠢。我现在有些喜欢你了。你的变形术学的真好,你可以把桌子变成乌鸦或者是老虎吗?

伊丽莎白说:“不要逼我把你变成一只青蛙。”

德意志没有理这句威胁,她一手支颊斜靠在枕头上,蓝色的幽光慢腾地暗下去,在眼皮下一闪一闪,她思索一般地喃喃。青蛙?这很好。我以前有听过一个故事吗?女巫的魔药里总是有青蛙。不,那是蟾蜍的唾沫。我想起来那是什么故事了,它叫青蛙王子。可我是公主啊,伊莎。她咯咯地笑起来。那你是不是女王?

她说:“那我宣布我现在是青蛙公主。你要不要把我变成青蛙,然后再吻我?”

我不要!伊丽莎白尖叫。但是德意志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,缓缓走过去,脚板陷在海马毛的松软地毯里。她垂下首缓缓亲吻伊丽莎白的嘴唇,再蹭过她柔软的,从未被人染指的脸颊,在她的耳边以傲慢的口吻模糊其辞:“这是公主的命令,你才没有资格拒绝呢。”

评论

热度(16)